黄盈盈,周可人,伊贝诗

11月10日消息(记者赵晋杰)股价大跌、IPO失败后的共享办公企业WeWork正在发起自救运动。11月8日,WeWork的一份“90天行动计划”被公开。这是一份接近50页的演示…

11月10日消息(记者 赵晋杰)股价大跌、IPO失败后的共享办公企业WeWork正在发起自救运动  。11月8日 ,WeWork的一份“90天行动计划”被公开 。这是一份接近50页的演示文稿  ,里面详细阐述了WeWork重组业务的具体措施  ,如剥离所有“非核心业务”、裁员等  。

计划书显示  ,WeWork将要剥离的“副业” ,包括内容营销平台Conductor、专注于女性的联合办公创业公司The Wing、办公管理平台Managed by Q、社交平台Meetup、聚焦房地产的创业公司SpaceIQ、职场软件公司Teem和冲浪池制造商Wavegarden 。

此外 ,WeWork还将对旗下行政管理部门、与增长相关的职能部门等进行裁员  ,但负责实际办公空间的社区团队不会受到裁员影响  。

重组之后  ,WeWork会专注于核心的联合办公业务  ,寄此扭转公司颓势 。

2019年9月份 ,在投资者不断质疑WeWork亏损额和不寻常的企业治理结构时  ,WeWork被迫终止IPO进程 ,最终靠大股东软银的紧急救助渡过资金难关 。WeWork市值也由1月份的470亿美元缩水至80亿美元左右 ,暴跌87%以上  。

少数股东将包括原创始人亚当·诺依曼(Adam Neumann)在内的WeWork高管告上法庭  ,要求弥补损失 。其中  ,WeWork前员工纳塔利·索卡(Natalie Sojka)在本周向旧金山高等法院提交了一份拟议的集体诉讼  ,指控WeWork董事会违反了对少数股东的信托义务  。其中一条是 ,指控软银和诺依曼进行自我交易为个人牟利  。

在10月份敲定投资50亿美元援救WeWork后  ,软银更换了WeWork的CEO  ,原创始人诺依曼必须离开公司  ,但同时会获得约17亿美元补偿金 ,包括软银将以10亿美元购买诺依曼所持的WeWork股票  ,WeWork需要支付的1.85亿美元咨询费  ,和5亿美元的信贷  。

重金投资WeWork却未能迎来上市套现 ,也给大股东软银带来巨大压力  。根据日本软银集团公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数据  ,该集团运营亏损达到7040亿日元(约合64.6亿美元)  ,而去年同期实现利润7060亿日元(约合64.7亿美元)  ,这也导致该季度成为软银集团成立14年来的首个亏损季度  。

而造成亏损现象的直接原因就是软银旗下愿景基金投资失利 ,尤其是在共享办公WeWork和网约车Uber两大独角兽的押注上 。2019年三季度内  ,作为主力的软银愿景基金业务亏损额高达9702亿日元(约合89亿美元)  ,与2018年同期的盈利3924亿日元(36亿美元)相比  ,状况大幅恶化 。

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(Masayoshi Son)在财报会上承认了自己的投资判断失误 ,尤其是对WeWork的一系列投资  。孙正义表示  ,愿景基金未来不会再对WeWork实施资金救助  。(完)

   
★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,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★。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jackcomputing.com/yfc/5f9b87171af212b45e38f9e3.html

作者:

11月10日消息(记者赵晋杰)股价大跌、IPO失败后的共享办公企业WeWork正在发起自救运动。11月8日,WeWork的一份“90天行动计划”被公开。这是一份接近50页的演示

为您推荐